加油中国首页 | 手机客户端下载 | 搜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沈阳

[切换城市]

扫描二维码可关注
加油中国官方微信

日本偷相机选手:有不在场证明 当时认罪是太软弱

时间:2014-11-07 10:12:27 浏览:1076次 作者: 新浪体育

新浪体育讯 日本时间11月6日下午14时,在仁川亚运会上因为偷韩国记者高级照相机被罚款10万日元,被盗记者表态不追究后,给警方写下承认盗窃悔过书,才离开韩国的日本游泳选手富田尚弥在名古屋召开记者招待会,辩白自己是冤枉的。

   发布会共进行60分钟,他的律师国田武二郎介绍了事情的经过。富田尚弥表示,当时在韩国国内认罪是自己“太软弱了”,表达了后悔的态度,他说:“我没有留在韩国表示自己没有做的强大(心脏),承认(盗窃)是自己的错。”

  14时,在发布会现场,律师国田武二郎和身穿黑色西装的富田尚弥出现在了记者们的面前。记者们首先得到了一份打印好的、富田尚弥对于“照相机盗窃冤罪”的辩解说明。随后国田武二郎展示了一份医疗诊断书,告诉记者们说,由于富田尚弥有“急性应激障碍”(Acute Stress Disorder,ASD,也叫急性应激反应,是由剧烈的、异乎寻常的精神刺激、生活事件或持续困境的作用下引发的精神障碍),因此希望记者们在提问的时候不要太过于激烈,给予一些关照。

 随后,国田武二郎开始读并解释那份下发给记者们的说明材料。

  说明材料中表示,那台价值800万韩元的照相机并不是富田尚弥偷的,富田尚弥说:“我没有偷相机,在盗窃出现的时候,我有证人证实,我不在照相机所在的位置,我有不在场证明。警方认为盗窃是在上午10时48分左右发生的,但是从10点30分到11点左右,我一直在和松田丈志说话,而且当时寺村美穗也目击了我们俩在互相开玩笑。这两人都给予了证实,并写了书面的材料。此外,韩国警方发表的内容中,说我‘看到相机的瞬间就觉得好想要’这句话我从未说过,不是事实。

  对于当时所谓“茶发、迷彩服亚洲系男子”把照相机硬塞进包里的细节,富田尚弥给予记者们的说明中表示:“在25日白天,富田尚弥当时去看队友的比赛,结果不知道在赛场,是谁在左侧拉住了他。回头看过去,发现是不认识的一名男性打开了富田尚弥的包,往里面很快塞进了一个黑色的大块东西。富田尚弥选手当时很混乱,不知道这黑乎乎的是什么,没做太多的考虑,那之后就和队友坐大巴车离开了赛场,以为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垃圾。回到宿舍准备晾晒泳裤的时候,才知道这个黑乎乎的块状物是照相机。”

  此外,在接受韩国警察调查的时候,韩国警察说,“如果对事实有异议的话,将难以回国,结果感到害怕,就没有说这塞相机的、男人的事情。”

  在14时11分读完资料后,富田尚弥说:“如果那时候我把照相机拿出来,还回去就没有现在这些事情了,但是还是希望大家知道事实是怎样的。”此后的发布会进入了记者问答环节,从问答中可以听出,一些日本记者的提问方式,具有诱导性。

  一名记者直接问,你到底偷没偷相机,我们希望从你的嘴里听到说法。

  富田尚弥拿着麦克风说:“我没有偷照相机,我在这里清楚地发誓没有这样做。”

  记者:那么那名向书包里塞相机的人还做了什么?

  富田尚弥:我当时也觉得很奇怪,他还给我书包的时候说了一些什么,但是我听不懂,在国际比赛中经常会有各种徽章交换什么的,我以为是那种东西。

  记者:对于定罪焦点的现场监视录像,难道现场没有别人么?

  富田尚弥:给我看的录像画面很小,就是那个警察也不能从录像中确认是我偷的。

  记者:为什么到现在才出来辩白?不觉得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么?是有什么压力么?

  富田尚弥:我在离开韩国从金浦机场走的时候,就已经强烈表明不是我做的了,我是迪桑特公司的职员,当时我已经告诉了公司实际情况,公司的上司也接受了我的解释,表示可以在此后再举行发布会进行辩解。

  记者:你说你没有做,现在谁最相信你?

  富田:最相信我的是我的父母,毕竟我们是一家人。

  记者:在亚运村应该不是一个人住吧,发现是相机后,没有和任何人说么?

  富田:确实没有和我一个房间的前辈说。

  记者:你觉得你是被韩国的警察陷害了么?

  富田:那倒没有。

  记者:你没有想过丢掉这个照相机么?

  富田:因为没有镜头,我以为是坏了的东西,所以觉得没有必要马上扔掉。

  记者:你想和队友说什么呢?

  富田:确实当时我意志坚强,当时说了就好了,但是我太软弱了,给大家添麻烦了,真是对不起。

  日本:你觉得日本奥委会和日本游泳联盟当时做的有什么疑问么?现在呢?

  富田回答说:当时有罚款,我只想帮我缴纳罚款后,能够让我赶紧出国。如果当时比起韩国警察来,奥委会和泳联能更信任一些选手,给予我辩解的机会就好了。”

  记者:你有什么后悔的么?

  富田:如果那时候拿出照相机,还给那个塞给我的人的话,就不会有今天这些事情了。

  记者:你好几次说你很软弱,到底是担心什么才向韩国警察承认了“罪行”的。

  富田尚弥:我感到很不安,是不是要留在韩国没法归国了,没能留在韩国坚定地表白说我没做,这一点确实很软弱,在机场觉得我引起了这些骚动,很不好,所以表示了道歉,但是为了辨明事实,才召开的现在的招待会。

  记者:对于你的急性应激反应医疗诊断,现在是什么状态?

  富田:我从医生那里拿药,原来就有这种问题,不过不是很严重,在机场被记者们包围提问后,就比以前严重了。”

  记者:最后你还想说什么么?

  富田:事实是不一样的,我确实没有做,我只想说明这一点。

  以上是发布会全文,从法律的角度来讲,富田尚弥在韩国接受调查的时候自己已经表示了认罪。因为他认罪,并写下了悔过书,所以受害人——韩国联合通信社的摄影记者表示不予追究后,富田尚弥也只被罚款10万日元,然后准许离境。否则,以他的盗窃额之巨大,难免会被刑事拘留,甚至判刑。也就是说,从法律的角度,富田尚弥除非回到韩国提起诉讼,针对韩国警方的调查表示不服,要求更改,否则开1万次发布会,也只能是自说自话,其辩解也是苍白无力的。

  真相到底是什么?

  看到前因后果的人们心中自有答案吧。


评论

称呼:
验 证 码:
内容: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京ICP证09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239号 京ICP备 10042630号 京网文【2011】0569-187号

客服电话 400-065-2018   QQ: 有问题请联系我    邮箱:xuxq@chinago.cn

Copyright ® 2008-2014